FXopen

上海

中国办公室地点

+86 131 8404 9895

24/7 客户服务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The Morning Sydney Herald)撰文提到,澳大利亚酿酒商感受到中澳之间的关系冷淡。报道称,在被称为东方波尔多的宁夏贺兰山东麓,来自澳两大葡萄酒巨头富邑葡萄酒集团和美誉葡萄酒公司的代表,正寻找绕过“封锁”的方法。但市场专家表示,澳大利亚葡萄酒业明年对华前景仍黯淡。

富邑葡萄酒集团和美誉葡萄酒公司在考察的地方,是中国新兴葡萄酒行业中最有前途的一些葡萄园,当地被称为“葡萄种植黄金地带”,葡萄由黄河水灌溉并被席卷山谷的晨雾所冷却。中国酒商表示,尽管中澳外交关系存在巨大困难,但与澳葡萄酒巨头建立伙伴关系,将是双赢。

两家澳大利亚葡萄酒巨头正寻求绕过“封锁”办法,关税适用于从澳大利亚出口的澳大利亚酒,却不适用于在中国或其他地方出产的澳大利亚品牌葡萄酒。

而考察的类似故事也在宁夏贺兰红酒庄上演。当地一家酒庄负责人说,澳大利亚酒商与当地有关部门接洽,参观了一些葡萄酒厂,讨论合作事宜。

尽管5个月过去,没能签署合作计划。但美誉公司的亚洲区负责人说,该公司已在华建立长期商业关系。澳大型酿酒商还把目光投向进入这个价值520亿美元市场的其他途径,像是考虑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等。

市场研究高级分析师马修·里维斯说,尽管存在一些解决方案,但2021年至2022年澳葡萄酒业在中国的前景依然黯淡。其竞争对手在抢占市场份额方面没浪费任何时间,今年前6个月,法国葡萄酒的在华份额从28%增长到35%,智利葡萄酒从16%上升到23%。

他继续补充,2020年这个时候,澳葡萄酒在中国进口市场价值中占40%,如今只有6%。当澳撤出中国市场时,智利和阿根廷的葡萄酒在挺进。

值得关注的是,澳大利亚另外两家托布雷酒庄与御兰堡酒庄,正在扩大其在印度的业务,那里的高品质葡萄酒市场不断增长。托布雷酒庄最近推出6款中档至高档的葡萄酒,而御兰堡酒庄则在通过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的帮助下,获得了新的进口商后推出新葡萄酒。

新冠疫情大流行阻止印度葡萄酒消费的增长,但市场正在重新开放,对新酒的需求也随之增加。这种胃口包括入门和中等价位葡萄酒以外的新品种,并且处于优质水平。

托布雷酒庄渴望与印度消费者分享其优质葡萄酒,他们任命新的孟买进口商Vinopolis Wines LLP,并且于9月份推出6款新葡萄酒,这些价格在溢价至超溢价范围内。

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将继续帮助该国公司,扩大其在印度的影响力和市场份额。托布雷酒庄成立于1994年,从巴罗萨谷最古老、可以说是最好的葡萄园生产罗纳风格的红白葡萄酒。

今年10月,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帮助御兰堡酒庄确保其在印度市场的存在。

御兰堡酒庄的出口部门Negociants International正在寻找新的印度进口商,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抓住机会,将该企业与总部位于孟买的进口商Chenab Impex联系起来,成为其产品组合中第一款澳大利亚葡萄酒。

该交易允许御兰堡酒庄保留并在印度建立业务,在贸易中断影响其对传统亚洲市场的出口之际,这一点至关重要。

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印度高级贸易和投资专员斯图尔特·里斯(Stuart Rees)表示:“这是当地市场情报重要性的一个完美例子,我们跟踪澳大利亚品牌在市场上的表现,并将机会与客户的需求相匹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