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open

上海

中国办公室地点

+86 131 8404 9895

24/7 客户服务


兴证全球副总经理谢治宇:估值巨大波动导致整体收益率波动,获得长期又超额收益难度非常大

(记者 韩理)在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即将开幕之际,由兴证全球基金主办的2022年巴菲特股东大会中国投资人峰会也如期而至。

兴证全球基金副总经理谢治宇谈及中国企业在全球的竞争优势及面临的挑战时表示,过去两年受各方面因素影响,确实出现了逆全球化的过程,但如果我们用更长远的眼光去看,一定是沿着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途径发展。中国的企业在现行的整个资源禀赋的基础和条件下,最终一定会取得最后全球化的胜利。

此外,他在分享疫情等因素对中国资本市场长期影响的看法表示,短期疫情对经济、市场等会带来影响,但如果拉长时间,企业一定会适应环境而做出相应的改变,最终一定会在一个新环境下取得盈利能力、竞争力等方面的平衡,这不会被短期的情况所改变。

财经精选了谢治宇在峰会的部分演讲金句和观点,以飨读者。

1、 成长性一直是这个市场最为追逐,也最愿意给出溢价的点。只有通过投资这些长期具有成长潜力、长期具有持续增长的企业,才能够为投资者迎来相对最好的回报。

2、 其实股票市场某种层面上来讲它是现实世界的一种映射。真正现实世界的企业,它最终的盈利情况和现金流的状况决定了最终我们这个股票市场的基石。

3、 疫情等因素的短期影响是一定存在的,但是如果把周期拉长,我相信企业一定会适应环境而做出相应的改变,最终一定会在一个新环境下取得盈利能力、竞争力等方面的平衡。这不会被短期的情况所改变。

4、 如果我们把股票市场最简化来看,只有两个因素可以决定它。一个是企业的盈利状况,一个是大家愿意给的估值。这两个因素在绝大多数层面上决定了股票市场整体给大家的回报。

5、 长期来看,资本市场还是能通过企业最终产生现金流,或者产生盈利能力的收益率,给大家带来超过其他类型类资产的回报能力。

6、 估值带来的波动,要远远大于企业盈利给带来的波动。过去两年大家享受着估值向上的红利,一旦这个市场反过来,估值收缩带来的冲击也非常大。

以下是谢治宇发言实录:

阿维塔估值提升致长安汽车一季度净利增逾400% 拟年底前完成A轮融资

Fxopen 值得信赖的交易合作伙伴,最安全和最好的交易条件,点差从 0.0 点起,低佣金和超快速执行。新年优惠

主持人:谢总曾经说过,前所未有的事情一直在发生,当前资本市场上的热点,十年前可能闻所未闻,同样,此刻或许也正孕育着新的产业机遇。立足当前时点,您如何看待中国企业在全球的竞争优势及面临的挑战?

谢治宇:这个问题我想从两个方面来回答。一是从资本市场角度来看。我认为成长性一直是这个市场最为追逐,也最愿意给出溢价的点。只有通过投资这些长期具有成长潜力、长期具有持续增长的企业,才能够为投资者迎来相对最好的回报。

这些成长的领域,非常容易出自一些新兴的、需求尚未被满足的领域。比如说现在都知道的AI、新能源车、新能源这些领域。这些领域因为需求从来没被满足,它完全可以享受到从无到有的过程。所以在这些领域的投资里面,容易产生一个成长性的机会。

另一些是来自于一些传统的领域,通过格局的优化,通过竞争力的提升,这些企业持续取得稳定的市场份额,持续取得长期稳定的业绩增长。这种成长性也是市场长期以来会追逐和能够给出溢价的部分。我认为这些东西都是我们之前所说的历史上从来还没有发生,但是将来一定会发生的。

第二是从全球化角度来看。我认为现在我们国内的企业不管从人才、研发、管理、渠道、面对的市场角度来讲,都处在一个可以开始全球化,甚至是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已经积极地参与进去,已经取得了很强力量的一个阶段。

但是这两年我们也发现不管是政治因素、疫情因素,还是其他因素,确实发生了一些逆全球化的过程。如果我们用更长远的眼光去看,五年甚至十年的维度,我相信从整个社会的角度来讲,大家一定沿着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途径发展。这个途径一定是分工协作的途径,一定就是我们非常确认的,比较优势的途径。

所以我相信中国的企业在现行的整个资源禀赋的基础和条件下,最终一定会通过我们有的比较优势取得最后全球化的胜利。一定会发展成一个个在全球范围内都有非常强的竞争力的企业。

主持人:请问谢总您如何看待本轮疫情以及国际地缘政治等等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中长期的影响?我们是否对这个未来还是应该有比较强的信心呢?

谢治宇:其实股票市场某种层面上来讲它是现实世界的一种映射。真正现实世界的企业,它最终的盈利情况和现金流的状况决定了我们这个股票市场的基石。所以这个问题本质上来讲,应该是从中长期的角度来看,不管是疫情还是地缘政治,对我们这些企业、我们的消费者的习惯、我们的产业格局会不会产生重大的影响。

我觉得短期的影响是一定存在的,比如我们现在越来越习惯于通过视频的方式交流,这一个典型的因为疫情造成的影响。比如说我们一直说精细化的经营,要控制库存,讲究流通速度,讲究转换的效率。这些事情在现有的环境下,确实发现会遇到挑战。再比如说现在的物流状况,确实不支撑一个即时响应企业的生产。这些事情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对于企业未来的经营、未来的思路等,都会存在一定程度的改变。

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个周期再拉长,我相信企业一定会适应这个环境而做出相应的改变,最终一定会在一个新环境下取得盈利能力、竞争力等方面的平衡。这种平衡,从中长期的角度来讲,一定是更深层次的,不管是我们的人口结构或者是受教育的程度,还是过去我们一直取得更强竞争力的东西所带来的。这些事情,我不相信它会被短期的情况所改变。

疫情对经济、市场等会带来调整,但是我坚信这种调整一定不是根本的,将来一定会回到更加正常的状态,而且我们都能够用一个新的调整的方式去解决的问题。

主持人:请谢总分享一下,在A股或者是在港股等市场投资,长期可以给投资者提供怎样的回报水平?

谢治宇:把股票市场最简化来看,一共只有两个因素可以决定它。一个是企业的盈利状况,一个是大家愿意给它的估值。这两个因素其实可以在绝大多数层面上决定了股票市场整体给大家的回报。但是如果我们细地去考虑这个问题,会发现在绝大多数的时间段里面,估值带来的波动,要远远大于企业盈利给带来的波动。所以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我们需要定义的一个准确的点是,多长时间是长期。

一开始我觉得可能从十年的维度应该算是一个很长期的视角。但是后来我又想了想,十年其实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并不能够非常明确地说它就足够的长期。国外的成熟市场,一个基金经理可以拿出的业绩的时间段可能有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长。定义长期,我觉得才是回答这个问题的第一部分。

从长期的拉长理论的角度来讲,这个市场给大家的回报应该是企业最终成长和现金流带来的回报,但是要取得这样的回报的难度是非常大的。正如我刚才说的这个市场估值上带来的波动,一定会大大超过企业带来的波动,并且这个估值带来的波动不完全是好的方面。像过去两年的市场,大家享受的就是估值向上的红利,大家会发现企业增长了,愿意给更慷慨的估值,净值涨得更快。一旦这个市场反过来,大家就会发现,原来估值收缩的这一下给予冲击也是非常大的。所以大家会发现它取得回报的能力,会迅速在这两个周期里面做大量的切换。

我们要认识到估值巨大波动带来的变化,导致整体收益率的波动。长期角度来看不见得每个基金经理或者投资人都可以掌握。这个就需要他对行业、对市场有充分的认知;既能够认识到企业的前景,又能够认识到映射在资本市场上给予合理估值的能力是什么;同时他还要长期保持在相对稳定的状态,才能够长时间地保证这种认识和映射的稳定性。所以真实的世界里面要获得长期又超额的收益,其实难度是非常大的。

第二个层面,我们再想想又会发现市场是在进化和变化的,经济也是如此。我们的结构、状态都在慢慢地变化。所以要维持一个比较好的超越市场的超额收益的难度,其实是随着时间慢慢拉长的。但是另一方面来讲,我们要相信的是统计规律以及社会发展规律。长期来看,资本市场还是能通过企业最终产生现金流,或者产生盈利能力的收益率,给大家带来超过其他类型类资产的回报能力。

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收复6.62关口 日内反弹近800点

Fxopen 值得信赖的交易合作伙伴,最安全和最好的交易条件,点差从 0.0 点起,低佣金和超快速执行。新年优惠

稳健投资与好平台 财富自由不是梦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