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open

上海

中国办公室地点

+86 131 8404 9895

24/7 客户服务

荷兰ASML为芯片制造商提供基本的硬件、软件和服务,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家提供极端紫外线光刻机的公司,台积电等公司需要这种设备来制造最小、最精密的芯片。img “alignright” src=”https://www.waihuipx.net/wp-content/uploads/2021/10/img_6165e451c0905.jpg” alt=”” width=”288″ height=”162″ />

CNBC最新报道指出,据两位科技投资者称,荷兰ASML公司的市场价值明年将从3020亿美元攀升至5000亿美元以上,该公司生产用于半导体制造的高科技设备。

风投公司Air Street Capital创始人兼普通合伙人Nathan Benaich和将自己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Songkick出售给华纳音乐集团(Warner Music Group)的Ian Hogarth周二在State of AI年度报告中写道,这家欧洲最大的科技公司是全球半导体行业的“关键”。

Hogarth对CNBC表示,在冠状病毒大流行导致全球芯片短缺后,几家芯片公司的股价飙升,但阿斯麦的股价仍有一些增长空间。

他说,ASML的市值比不上英伟达(Nvidia)或台积电(TSMC)等公司,因为ASML在欧洲,高科技公司的市值略低,而且ASML的技术更多是在幕后。英伟达目前的市值为5210亿美元,台积电的市值为5330亿美元。

“在半导体对全球供应链越来越重要的趋势下,人们在投资时寻求Alpha,因此ASML似乎是一个明显的候选,”Hogarth称。

某些国家希望在国内制造芯片,减少对其他国家的依赖,这将推动ASML的增长。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芯片都是在亚洲制造的。

“如果中国想要建造台积电今天所拥有的规模,或者一些领先的美国半导体公司,他们将需要购买大量这种光刻机(EUV)设备,”Hogarth说。“所以,越多的国家将这一技术视为其关键科技主权的一部分,就会卖出越多的机器。”

上个月,阿斯麦表示,预计未来10年将出现销售热潮。该公司认为,到2025年,公司年收入将达到240-300亿欧元(280-350亿美元),毛利率将高达54% – 56%。这一预测大大高于此前预测的150亿至240亿欧元。

该公司表示:“我们看到2025年后的重大增长机会。”该公司还表示,预计在2020年至2030年期间,年收入增长率将达到11%左右。

阿斯麦表示,“电子行业的全球大趋势”,加上“高利润和激烈创新的生态系统”,预计将继续推动整个半导体市场的增长。

该公司补充称,半导体市场的增长和“光刻强度的提高”推动了对其产品和服务的需求。

阿斯麦CEO在今年七月曾表示img “alignleft” src=”https://www.waihuipx.net/wp-content/uploads/2021/10/img_6165e4590bda3.jpg” alt=”” width=”303″ height=”202″ />,除了CPU制造商外,内存芯片制造商对于EUV的需求也呈现上升态势。面对下游坐等光刻机的情况,阿斯麦表示将与供应链伙伴积极增加和提升产能,以满足这些需求。同时公司也强调爆棚的业绩将带来更多的分红和回购。

在过去的12个月里,ASML在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的股价从328欧元涨到了上周五的646欧元,在9月23日达到了753欧元的峰值。

并非所有人都如此乐观

在9月28日发给投资者的一份报告中,New Street Research的分析师认为,“半导体预期过高”,阿斯麦在2022年的上行空间“有限”,因为它“仍然在极深燃料领域面临供应限制”。

该公司对ASML的未来五年前景持乐观态度,但已“策略性”将其股票评级下调至“中性”。

此外,瑞银对阿斯麦的股票评级为中性。在9月29日发给投资者的一份报告中,这家投资银行的分析师表示:“我们仍然高度相信阿斯麦中期的增长潜力,但我们很难看到其股价在未来12个月内出现令人信服的上涨。”

Hogarth说,他认为分析人士忽视了“地缘政治因素”,没有承认各国在半导体领域花了多少钱来建立自己的主权。

去年,Benaich和Hogarth预测,英伟达收购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的交易将被监管机构阻止。在他们做出预测后不久,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宣布了对该交易的一系列调查,目前仍在进行中。

今年,他们还预测人工智能半导体行业将出现一波“整合浪潮”,“至少有一家Graphcore、Cerebras、SambaNova、Groq或Mythic被大型科技公司或主要半导体公司收购。”

他们还认为,Alphabet的DeepMind人工智能实验室将“在物理科学方面取得重大研究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