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open

上海

中国办公室地点

+86 131 8404 9895

24/7 客户服务

  2009年10月,新组阁的希腊政府突然宣布2009年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将高达12.5%(实际为15.6%),而不是上届政府宣布的6%,引起轩然大波。三大信用评级机构惠誉、标准普尔穆迪相继调低希腊主权信用评级,希腊债务危机正式拉开序幕。伴随着国家主权信用体系的崩溃,资本恐慌性外逃,希腊国债一度被诟病为垃圾债券,无人问津,并丧失低成本融资借贷能力。时隔多年,如今希腊相继退出国际债权人的救助计划和欧元集团的强化监管,债务危机已成过去式,经济触底反弹回归正轨,并再次重返国债市场多次发债,国家信用和国际形象也逐步恢复。

  目前,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中的惠誉和穆迪则分别评级为“BB”和“Ba3”,分别较投资级地位差两个和三个级距,而标准普尔将希腊主权信用评级确认为“BB+”,仅比投资级低一个等级,希腊距离再次步入投资级地位国家行列仅剩一步之遥。希腊究竟何时能够恢复至危机前的“投资级”地位?

  行百里者半九十,尽管希腊正式得到国际评级机构认可、恢复“投资级”地位就在可预见的将来,但最后百分之十的路程仍旧荆棘丛生,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因素。

  政局动荡降低国际资本市场预期并持观望态度。2023年希腊大选将施行新的选举法,取消了此前第一大党的额外50个红利席次,依据历史沿革和选情形势,预计希腊将无法由单一政党独立组阁,存在联合政府或双重选举的政治风险,新一届政府组建将是一个较为漫长和复杂的过程,面临系列困难和挑战。在大选充满不确定性的背景下,国际资本将更多地持观望态度。

  与此同时,嗅觉敏锐的国际评级机构也将更倾向于等待希腊新的政治格局明朗后再进行评级调整,将可能推迟希腊投资级地位的上调时机。摩根大通此前曾表示,2023年大选是希腊投资级地位恢复的关键节点,希腊有望在2023年底或2024年初重新获得投资级地位,并建议国际投资者在希腊大选后增持政府债券。

  能源危机和高通胀加剧经济滞胀和衰退风险。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持续的地缘政治危机和欧盟对俄制裁将欧洲国家拖入了严重能源危机和高通胀的泥潭,欧盟对俄制裁的反噬效应愈加清晰显现,能源供应短缺及价格飙升引发希腊工商业生产成本暴涨,民众基本生活饱受冲击,经济面临滞胀和衰退风险。根据希腊统计局数据,希腊通胀率自2022年4月份以来连续6个月保持10%以上。希腊政府2023年财政预算草案评估未来经济增长面临较大的负面不确定性,预计2022年三季度和四季度经济增速将大幅放缓,下调2022年和2023年经济增长率至5.6%和1.8%。

  惠誉警告称宏观经济前景急剧恶化将严重影响复苏预期,希腊经济将面临增长停滞风险,预计2023年将再现负0.2%增长率,推迟评级上调。摩根士丹利的报告则称,尽管希腊的主权信用评级有所提升,但鉴于目前的严峻经济前景,恢复投资级对希腊来说并非易事,近期宏观经济不确定性的增加使得国际评级机构普遍保持观望状态,预计至少在2024年之前无法实现。

  毫无疑问,能源危机将迫使希腊政府采取额外措施来保护家庭和企业,更具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叠加疲软的经济前景可能会阻碍希腊政府恢复基本盈余的财政目标,并对希腊经济的评估产生负面影响。

  庞大的债务规模和能源支持措施导致财政稳定目标压力陡增。目前希腊仍旧拥有欧盟内规模最庞大的公共债务,2021年债务占GDP比重高达194.5%。根据欧委会预测,2022年和2023年债务规模占GDP比重将分别为171.1%和161.9%,仍高居欧盟第一。惠誉则预计到2024年底,希腊债务规模占GDP比重高达170.4%,在评级为“BB”的所有主权国家中仍排名第一,超过平均水平的3倍。尽管希腊债务正在逐年稳步下降,但仍远高于2010年时146%的债务水平,这本身就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希腊主权信用评级。为保证庞大债务规模的可持续性,希腊面临着巨大的偿债压力,需要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和良好的财政状况。然而能源危机和高通胀迫使希腊政府加大财政支出以降低企业生产成本和居民物价水平,导致财政压力和风险徒增,有限的财政空间被进一步压缩,灵活性降低,对今明两年的财政稳定目标带来不利影响。

  希腊2023年政府财政预算草案预计,2022年希腊GDP增速为5.6%,2023年增速放缓至1.8%。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表示,2022年将是希腊最后一年出现初级财政赤字,约为GDP的1.6%;2023年希腊将重新实现初级财政盈余。他还表示,截至2022年12月份,希腊政府已支出超过151亿欧元应对民众生活成本增加。惠誉此前警告称,希腊支持家庭和企业应对高昂电费的财政成本在欧盟国家内占比最高,约为GDP的3.7%,2022年和2023年财政状况将连续面临负2.2%和负0.9%基本赤字率,持续的能源危机以及由此产生的财政支持需求,将使希腊的财政状况更加紧张,使其债务升高,可能影响主权评级。

  与此同时,由于市场规模较小,希腊债券容易受到投资者风险偏好恶化的影响,而希腊财政状况的恶化也可能推高借贷成本。根据希腊央行数据,2022年希腊10年期国债收益率波动巨大,从1月份的1.62%飙升至10月份的4.87%,平均借贷成本远高于2021年。

  在欧元区各经济体普遍面临能源危机阵痛、经济衰退风险的大背景下,希腊最终恢复投资级地位的路程注定不会一帆风顺。但即便如此,希腊经济也很难出现全面崩溃、一落千丈的倒退现象,政府财政仍能在不大的空间中灵活调整策略,只要债务结构和偿债期限合理,银行不良贷款率下降,必定能为希腊经济发展装上重要的一道安全阀。重获投资级地位曙光已现,离最终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日子也不远了。

看世界·驻外首席展望 “安倍经济学”落幕或已进入倒计时

FXOpen 值得信赖的交易合作伙伴,最安全最好的交易平台,点差从 0.0 点起,指数差价合约零佣金。新年优惠

稳健投资与好平台 财富自由不是梦
FXOpen 现在可以从Google play 安装

快速 安全的投资平台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