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open

上海

中国办公室地点

+86 131 8404 9895

24/7 客户服务

花样年控股在4日晚间,突发发布内幕消息及短暂停牌公告。公告显示,于要约收购完成及注销购回票据后,花样年控股本金总额为5亿美元的2021年票据剩余未偿还本金额为2.06亿美元。根据公告消息,花样年未对该到期票据付款,意味着公司正面临债务违约,但公司此前称表明,这笔债券已准备好资金偿还。

2021年10月4日晚间,花样年发布公告称,对发行的本金总额为5亿美元于2021年到期的7.375%优先票据,此前提出现金要约购买尚未偿还的2021年票据本金。于要约收购完成及注销购回票据后,花样年上述2021年票据剩余未偿还本金额为2.06亿美元。根据规管2021年票据的契约,所有未偿还本金均于2021年10月4日到期,花样年未在该日付款。

东方财富网撰文指出,这意味着花样年已发生实质性的债务违约。而颇为讽刺的是,就在上个月,花样年还曾经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不存在任何流动性问题。

回顾9月22日,花样年发布公告称,“近日,花样年注意到若干媒体报道称公司未有全额偿还其已到期的离岸优先票据。公司谨此澄清,截至公告日期,花样年发行的已到期离岸优先票据概无逾期还款。公司经营情况良好,运营资金充裕,不存在任何流动性问题。”

实际上,在此之前花样年还曾经针对今年下半年到期的债券公布过详细的偿债计划。花样年此前对外公布的偿债计划显示,针对10月到期的2.1亿美元债券,已准备好资金到期偿还;针对12月到期的美元债券,将通过自有资金偿还,资金来源包括已有资金及出售大宗资产;针对12月到期的9.5亿元人民币债券,已经启动再融资工作。

而针对2022年和2023到期的美元债券,花样年也称将提前通过要约回购和交换要约等手段对其进行管理,改善公司的债务年期结构。在今年中期的业绩发布会上,花样年管理层对于下半年偿债高峰也表示出了信心,其称花样年正在处理重资产,包括长期的投资项目。“上次跟投资人见面也专门谈到了这些动作,比如说处置一些商场和酒店,这些对公司未来经营来说只会减少负债,增加现金流,目前有几个商业项目进行得比较顺利。”

财讯传媒董事长谢金河在脸书指出,日经新闻近期的文章中,将1990年日本房地产泡沫爆破的房价与所得比的倍数,来比较现在中国城市的倍数,使他感到惊讶。当年日本泡沫吹破前夕,东京、京都是18倍、大坂14倍、神奈川15倍;现在中国几个大城市,深圳57.97倍、北京55.8倍、上海45.55倍、广州40.76倍。他对此强调,这个数字对比才知道中国房地产泡沫吹得有多大。

中国恒大集团面临债务危机,市场纷纷聚焦下个接棒者会是谁,谢金河透露,接下来花样年债务近千亿港元,市值32.32亿港元,看起来不妙。而在发表此观点后,花样年确实出现未对2.06亿美元到期票据付款。

谢金河继续展望后市,他说道:“孙宏斌的融创中国、李思廉的富力地产,还有拍拍屁股走人的潘石屹SOHO中国、在A股上市的华夏幸福、绿地集团,看起来很有机会逐渐浮上台面。”

在各种负面因素叠加下,花样年10月份这笔原声称已准备好资金偿还的债券违约,无疑将加剧投资者的担忧。花样年近期也连遭国际评级机构惠誉、标普和穆迪下调评级。

穆迪高级分析师Celine Yang表示,评级下调反映了融资渠道收紧和高额债务到期增加了花样年控股的再融资风险。

花样年在公告中则表示,公司将继续密切监察此事件的发展,并会在公司知悉有任何有关此事件的进一步发展时刊发进一步公告。公司股份于2021年9月29日上午9时起在联交所短暂停止买卖,直至另行通知。

稳健投资与好平台 财富自由不是梦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