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open

上海

中国办公室地点

+86 131 8404 9895

24/7 客户服务

  速览全球市场,聚焦财经热点。

国家统计局:1月份中国制造业PMI为50.1%

  国家统计局今天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1%,比上月上升3.1个百分点,升至临界点以上,制造业景气水平明显回升。

  1月制造业PMI重返荣枯线之上,传递了怎样的信号?主要受哪些因素推动?我们来听取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郑后成的解读。

  1月我国制造业处于微幅扩张状态

  郑后成:1月制造业PMI录得50.10,高于预期0.30个百分点,较前值上行3.10个百分点,时隔3个月再次跃至荣枯线之上,表明1月我国制造业处于微幅扩张状态。

  1月制造业PMI超预期重返荣枯线之上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点。第一,在12月疫情形成大范围冲击的背景下,1月疫情修复情况明显好于12月,且春节期间疫情传播程度明显低于预期。第二,在“早放贷,早受益”背景下,1月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均较高,市场流动性较为充足。第三,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大宏观政策调控力度,加强各类政策协调配合”,各地有力执行政策,对制造业PMI形成支撑。

  但是应该看到,在12月宏观经济遭遇冲击的背景下,作为环比指标,1月制造业PMI仅微幅高于荣枯线,表明当前宏观经济还面临一定压力,如出口增速承压,与之相印证的是,1月新出口订单仅为46.10,依旧位于荣枯线之下,且处于历史低位区间。

IMF预估2023年全球经济增长2.9%

  1月3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更新内容,预估2023年全球经济增长为2.9%,并预计在2024年上升到3.1%。

  此次的报告是IMF数个季度来首次调升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测,如何展望今年的世界经济形势?有哪些积极的因素,还面临怎样的风险?让我们听听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杨子荣的分析。

  全球经济正在寻求触底反弹过程中

  杨子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更新了《世界经济展望》,其关于全球经济的预测可以概况为三大特征。

  第一,全球经济表现出较强的韧性。与2022年10月的预测相比,IMF将2022年和2023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分别上调了0.2个百分点,至3.4%和2.9%。这一上调主要是基于全球劳动力市场表现强劲,消费和投资相对稳健,经济对于欧洲能源危机的适应性好于预期,通胀形势有所改善,以及中国经济快速重启开放等因素。

  第二,全球经济正在寻求触底反弹过程中。2023年全球经济仍将进一步放缓,但在2024年有望实现反弹,走出本轮下行周期。

  第三,全球经济走势表现出明显的分化特征。首先,发达经济体的增长放缓趋势将更加明显,从2022年的2.7%大幅下降至今年的1.2%,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发达经济体很可能会遭遇经济减速。其次,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作为一个整体已经触底反弹,预计从2022年的3.9%小幅回升至4.0%。最后,中国和印度是两大亮点。中、印两国的经济增量将占到今年全球经济增量的一半,而美国和欧元区的增量总和仅为全球增量的十分之一。

  更多积极因素显现风险有所缓和

  杨子荣:展望未来,仍有部分因素使得全球经济存在进一步下行风险:一是,由于劳动力市场持续紧张,通胀可能维持在一个相对高位,并迫使全球央行在更长时期内将实际政策利率提高并维持在中性利率之上,从而导致经济活动进一步放缓。

  二是,部分央行过早放松货币政策,导致通胀重新走高,并大幅提升二次治理通胀的成本。

  三是,俄乌冲突升级,破坏能源和粮食市场稳定,甚至进一步分裂全球经济。

  四是,全球金融市场重新定价,导致金融环境收紧和资产价格大幅下跌,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可能陷入更为严重的债务危机。

  好消息是,全球经济正在表现出更多积极因素,不利风险也有所缓和。如果未来供给侧政策可以更好地发挥作用,全球央行能够成功校准货币政策,各国在全球贸易、金融安全、公共卫生、气候变化以及地缘政治等方面加强多边合作,那么更多的国家可能实现经济“软着陆”。

德国GDP意外萎缩

  德国联邦统计局30日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经价格、季节和工作日调整后,2022年第四季度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下滑0.2%,而前三个季度德国GDP环比分别增长0.8%、0.1%和0.5%。进一步的分析,我们来连线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丁纯。

  德国经济萎缩主要由能源危机导致

  《全球财经连线》;德国经济自2021年一季度以来首次出现萎缩,主要由哪些原因导致?

  丁纯:随着俄乌冲突的爆发以及制裁和反制裁,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国家)遭遇了能源危机,引致了比较严重的通货膨胀。能源、电力价格的上涨导致了德国70多年以来最高的通货膨胀率,这严重削弱了德国经济的竞争能力。

  我们知道,德国经济是实体经济强,且外向型,严重依赖对外出口,同时又是世界三大产业链之一的欧洲产业链的中心,此次俄乌冲突及能源危机,尤其是其能源密集型的一些行业,包括化工、机械制造、汽车等都受到了严重侵袭,同时,能源危机对私人消费及投资冲击等就造成了第四季度负增长的情况。

  今年德国经济或“先抑后扬”

  《全球财经连线》:如何展望今年的德国经济,还存在哪些制约性因素?

  丁纯:今年德国经济应该是“先抑后扬”的情况。因为首先进入第一季度以后,能源问题和高通胀问题不会马上消失,将会继续影响和拖累德国经济,比如高通胀一定程度上会拖累私人消费以及相关投资,同时劳动力短缺,产业结构调整,有些制造业企业可能外移,以及俄乌冲突持续可能带来的不确定性等也会严重制约制造业相关行业的发展。

  此外,去年美国推出了《通胀削减法案》,造成欧洲部分能源密集型企业,尤其是化工行业等向外转移,这对德国本身以制造业四大支柱行业为基础的实体经济有可能会造成一定影响。

  同时还应该注意到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因为德国是欧洲制造业的中心,面临老龄化等压力,如果劳动力需求不降或者有一定程度的反升,而供给跟不上,就会进一步拉动由于劳动力短缺所导致的通货膨胀。

  所以对今年德国经济的发展,应该讲还是有比较多的担忧。但是我相信随着相关措施的到位,如俄乌冲突问题不严重恶化,世界经济复苏大环境不是太差,那德国经济可能会走出一波先抑后扬的行情。但总体来讲几大机构,包括德国的一些经济机构的预测都不太乐观,从年化增长率来看,今年可能不会比2022年有太多亮眼的成绩。

欧元区经济逆境展露韧性 四季度GDP意外实现环比正增长

FXOpen 值得信赖的交易合作伙伴,最安全最好的交易平台,点差从 0.0 点起,指数差价合约零佣金。新年优惠

稳健投资与好平台 财富自由不是梦
FXOpen 现在可以从Google play 安装

快速 安全的投资平台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