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open

上海

中国办公室地点

+86 131 8404 9895

24/7 客户服务

  当地时间1月4日,标普全球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2022年12月服务业PMI终值为49.2,较11月的46.1有所回升;12月制造业PMI终值为47.1,较11月的46.2同样有所上调。

  通胀方面,据德国联邦统计局3日发布的数据,2022年12月德国CPI初值同比上涨8.6%,涨幅较10月的10.4%和11月的10.%明显收窄,超出市场预期。

  通胀超预期回落,制造业、服务业PMI指数双双上调,经历了2022年寒冬的考验,进入2023年的德国经济是否出现了企稳信号?

  上海外国语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上海交通大学国家战略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忻华对记者表示,德国包括欧元区的危机并没有过去,2023年的德国经济将继续面临制造业的困境以及“滞胀”的风险,挑战仍会持续一段时间。

  高通胀仍将是主旋律

  忻华指出,德国通胀超预期放缓,主要是由于德国借助欧盟的平台和其自身的机制与渠道,尽量减缓了能源危机所带来的强烈冲击。德国加大力度进口和储备了大量能源,并且通过为居民提供补贴,减缓了居民对未来的负面预期。

  另一方面,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蒋潞潞在接受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德国12月通胀降幅显著,归根结底在能源。除了政府的补贴措施,以及引进对电力和天然气价格的“刹车”机制以外,另一个重要因素来自“天时”:德国12月平均气温比1991年至2020年高出2至5摄氏度,暖冬的温和天气使得天然气供求矛盾大大缓解,需求减少,供应相对充足,价格因此停滞。

  那么,因能源价格回落而超预期下降的通胀数据,能否反映德国通胀的长期趋势?2023年通胀又能否降至欧央行的理想水平?

  事实上,需要注意到,德国剔除能源和食品价格的核心通胀在进一步上升,通胀压力并未真正缓解。此外,自今年1月起,德国政府将不再承担天然气和区域供暖的费用,通胀很可能再次攀升。

  德国贝伦贝格银行首席经济学家Holger Schmieding认为,德国可能已经渡过了通胀最严重的时期,但绝不能“真正松一口气”,如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12月的核心通胀率甚至从4.6%上升到4.9%。“这说明能源行业以外的很多公司将其高昂的电力、供暖和燃料成本转嫁给了消费者。”Schmieding说。

  2022年11月,德国宏观经济发展评估专家咨询委员会(下称“德国经济五贤人”)在其一年一度的报告中预测,2023年德国GDP将下降0.2%,而通胀率的涨幅将放缓,但仍保持在7.4%的高位。

  对此,蒋潞潞指出,如果德国政府全面实施对天然气和电力的价格保护,通胀率自今年3月起或许会出现大幅下降,但全年将保持在7%以上,高通胀仍将是2023年的一个主要问题。

  德国制造业外流现象不容忽视

  除了通胀以外,德国产业面临的困境也不容忽视:德国PMI数据虽有微弱上升,但仍低于50的荣枯线,经济活动在继续萎缩,但萎缩的速度略有减缓。

  蒋潞潞对记者分析,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复苏在短期内难以实现,主要原因是新订单数量的连月下降,出现了高库存、高价格现象,市场不确定性依然很高。另一方面,高企的能源价格、新冠疫情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叠加全球供应链尚未全面恢复、技术人员短缺等,成为制造业和服务业全面复苏的瓶颈。

  从制造业来看,德国出现了严重的外流现象。

  德国工业过去一直能够以与国际竞争者大致相当的价格获取能源,但德国经济五贤人在报告中提到,过去一年,世界其他地区特别是美国的能源价格上涨明显低于欧洲,这种不对等的能源价格走势可能在未来几年中继续存在,给德国保持其行业竞争力带来困难。能源密集型产业,特别是在金属加工制造、玻璃制品生产、陶器生产、土石料加工、基础化工业等领域,可能出现部分生产转移。

  德国巴伐利亚州工商联合会2022年11月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能源价格的过度上涨正在破坏巴伐利亚作为德国工业基地的基础。在被调查的该州500多家工业企业中,近三分之二担心能源成本上升导致其竞争力下降,而超过五分之一的公司计划或已经将生产转移到国外。

  此外,记者了解到,由于能源价格更具竞争力,美国成为了欧洲企业生产线外迁的重要目的地,同时,《通胀削减法案》为在美企业提供大量补贴,也给欧洲产业带来挑战。对此,德国曾警告称,欧盟需要对美国的单边行动做出类似回应。

  忻华告诉记者,从去年9月下旬开始,美国的《通胀削减法案》和俄乌冲突的持续延宕,不仅使欧洲出现了能源短缺导致的价格高企,同时也发生了制造业资本外移的“产业空心化”。“目前来看,导致‘产业空心化’和负增长预期出现的结构性因素都没有改变,欧洲经济的前景并不明朗。”他说。

  具体来看,忻华解释道,欧洲的经济复苏有赖于两个因素:能源价格以及美国经济形势,如果这两项因素有利好消息,促使欧洲的能源等生产要素的总体价格水平回落到俄乌冲突前的水平,那么制造业将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元气”,但值得注意的是,“产业空心化”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不可逆的。

  谈及2023年的德国经济展望,蒋潞潞认为,得益于全球供应链瓶颈的慢慢缓解,2023年德国企业的出口及投资业务可能会再度增长,工业界积存的订单数量将逐步完成交付,但能源问题依然会是“拦路虎”。预计2023年德国经济会陷入衰退,但幅度较小。

德国与挪威缔结能源合作伙伴关系 2030年之前修建一条氢气输送管道

FXOpen 值得信赖的交易合作伙伴,最安全最好的交易平台,点差从 0.0 点起,指数差价合约零佣金。新年优惠

稳健投资与好平台 财富自由不是梦
FXOpen 现在可以从Google play 安装

快速 安全的投资平台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