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open

上海

中国办公室地点

+86 131 8404 9895

24/7 客户服务

  当地时间1月2日,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年均约有4560万人在德国就业,这是1990年两德统一以来的最高纪录。

  根据统计局的初步计算,德国2022年均就业人数比前一年增长了58.9万人,同比增长1.3%。2020年,疫情阻止了德国持续14年多的就业上升趋势,当年就业人数减少了36.2万人,同比下滑0.8%,2021年,就业人数仅小幅增加6.5万人,同比增加0.1%。

  德国强劲的就业数据公布后,市场对欧洲央行是否会采取激进加息抱有更大担忧。欧洲宏观经济研究副主管、首席德国经济学家Oliver Rakau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整体通胀率的波动、以及德国劳动力市场在2022年底仍保持强劲的消息,可能会支持欧洲央行的观点,即衰退将是轻度的,潜在的价格压力仍然太大,目前无法停止紧缩。因此,2月份再次加息50个基点仍是我们的基本假设,同时我们认为2023年3月还会加息50个基点。”

  去年就业人数创历史新高

  统计数据显示,德国劳动力市场在经历了两年的低迷后,在2022年实现了强劲复苏,年均约有4560万人就业,超过了2019年创下的历史高点,成为1990年两德统一以来的最高纪录。

  就德国火热的劳动力市场,Oliver Rakau表示,“尽管能源危机肆虐,但德国劳动力市场在2022年底仍非常强劲,这一部分可归因于劳动力市场往往滞后于经济增长,但更重要的是,这是因为劳动密集型服务部门仍受益于疫情后消费需求的反弹,受到能源危机打击更严重的工业可能会利用国家的休假计划(Furlough Scheme,在工作时间暂停期间,财政支助将直接支付给工人)等吸纳劳动力。目前德国面临着暗淡的人口前景,劳动力供应将会收紧,企业有动力留住工人。”

  安邦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魏宏旭与此看法基本一致,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22年就业数据的强劲,更多还是恢复性增长。他称,“疫情因素逐渐减弱使得此前就业下滑情况逐渐恢复,另外,通胀高企也使得生活成本上升带来居民就业意愿增加。同时,2022年以来,德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纾困和刺激措施,对于经济稳定和保持就业也具有积极的作用,这得益于德国具有较好的财政基础和能力。”此外,统计局还提及,外国劳工移民也是2022年就业率上升的原因之一。

  具体而言,在德国去年的劳动力市场,有93%的就业增长出现在服务业,与2021年相比,该行业的就业人数增加了54.8万人。不过,在工业(不包括建筑业)领域,就业人数仅增加了3.1万人。魏宏旭表示,这反映出能源危机对工业生产带来较大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2022年就业增长情况乐观,但德国劳动力市场仍存在问题。德国Ifo经济研究所和德国国家银行集团KfW去年12月发布的技术工人晴雨表显示,去年第四季度初,德国有46%的公司业务活动受到技术工人短缺的影响。

  报告还指出,在过去5年里,受雇工人的劳动生产率几乎停滞不前。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叠加人口因素导致就业人数减少,那么德国可能在3到4年内出现GDP永久萎缩的情况。

  对于德国的就业市场前景,受访专家也持有担忧。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德国劳动力短缺仍十分严重,短期就业市场存在一定韧性,但预计持续的高通胀会继续抑制德国经济,中长期就业市场存在趋弱的风险。

  通胀下滑难改加息步伐

  就业数据报喜的同时,德国通胀情况也迎来放缓的好消息。

  1月3日,德国联邦统计局发布的初步数据显示,2022年12月德国CPI初值同比上涨8.6%,相较之下,11月同比涨幅为10.0%,10月同比涨幅为10.4%。环比来看,12月CPI初值下降0.8%。

  德国联邦统计局指出,自俄乌冲突以来,能源和食品价格大幅上涨,对通胀产生了重大影响。然而,在2022年12月,德国联邦政府(为消费者)一次性支付燃气月度费用,对价格产生了下行影响。

  此外,欧盟统计局公布的初步数据显示,欧元区11月通货膨胀率为10.1%,较10月的10.6%有所下滑。由此来看,欧元区和核心成员国德国的通胀是否有见顶迹象?

  魏宏旭认为,目前来看,欧元区和德国的通胀的确有见顶迹象,“不过,由于受到俄乌冲突的影响较大,其通胀回落的幅度预计会较为缓慢,更具有‘粘性’,在高位维持的时间会更长,这对于欧元区及德国经济恢复不利。”

  明明则提醒称,目前欧元区调和CPI同比增速仅单月下降,核心CPI同比还未出现回落迹象,难言通胀已见顶,并且存在薪资与物价螺旋上升的风险。

  面临虽然下滑但依然居高的通胀数据,欧洲央行鹰派立场未变。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欧洲央行的政策利率必须更高才能抑制通胀并将其降至2%的目标,这个过程是至关重要,因为如果我们允许通货膨胀在经济中根深蒂固,情况会更糟。

  Oliver Rakau认为,“欧洲央行在12月货币政策会议后的表态非常明确和强硬,拉加德强调,欧洲央行并不太担心增长,但仍非常关注通胀前景。最近的数据不太可能改变他们的观点。我们预计2月会加息50个基点,3月再加息50个基点。这之后,经济增长疲软和通胀大幅放缓将促使欧洲央行暂停加息,而有关加息的争论可能会在今年下半年出现。”

  2022年,为抑制通胀,欧洲央行四度加息,自2022年12月21日起,再融资利率、边际贷款利率和存款利率分别上调至2.5%、2.75%和2%。

  而在德国强劲的就业数据公布后,市场对欧洲央行是否会采取激进加息有了更大担忧。魏宏旭认为,德国就业市场表现的确会进一步加强欧洲央行加息的政策预期,但整体还要看欧元区整体的情况。他进一步表示,在疫情后欧元区经济的走势其实和美国相似,但欧洲、包括德国经济恢复的周期落后于美国,欧洲央行的政策周期也明显落后于美联储。目前来看,欧洲央行加息还没有到顶部,但加息幅度或会低于美联储。

  明明补充称,若美联储加息进一步放缓,则会给予欧央行放缓加息的空间,未来加息路径仍将依赖于通胀数据以及劳动力市场数据。

  同时,还要将欧洲央行的超主权中央银行角色考虑在内。自1月1日克罗地亚加入欧元区后,欧元区目前共拥有20个成员国。魏宏旭提醒称,欧元区各国之间有较大的差异,一些国家债务负担较重使欧洲央行政策调整的步伐滞后,这些情况意味着欧洲央行的压力会更大,可选择的政策空间更窄。

  经济前景仍显灰暗

  作为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去年在能源危机的冲击下,各大产业尤其是工业这一支柱性产业备受重创,关于德国“去工业化”的讨论也充斥着市场。近日来,伴随着能源价格的下跌、通胀的放缓,德国灰暗的经济前景似乎透露出了些微亮光。

  根据Ifo经济研究所此前公布的数据,经季节调整后,德国12月商业景气指数从上月的86.4点升至88.6点,显示该国经济情绪出现好转。同时,在去年第二季度GDP仅取得0.1%的环比增长后,德国第三季度GDP环比增长达到0.4%。

  但在多位受访专家看来,德国经济虽较此前低谷状态稍有回升,整体前景依然不乐观。

  魏宏旭向记者指出,由于疫情、通胀,以及地缘风险带来的能源危机,2022年,尽管德国经济仍保持较强的韧性,但增长预期较2021年GDP已经在下滑。2023年,随着欧洲央行加息、俄乌冲突持续,困扰德国的能源问题短期内仍难以有效解决,而通胀尽管开始回落,但仍然维持高位,因而2023年德国很可能随着欧洲经济的碎片化而陷入滞涨。

  根据德国联邦经济和气候保护部此前的预测,2023年德国经济将萎缩0.4%。而根据OECD(经济与合作发展组织)去年11月的预测,2022年德国GDP将增长1.8%,2023年将收缩0.3%。

  Oliver Rakau认为,德国经济出人意料地在第三季度抵御了能源危机的冲击,并在第四季度初保持了一定的韧性,“尽管如此,这不足以防止冬季出现经济衰退”。牛津经济研究院预测,德国经济今年将收缩1%左右,同时预计在冬季之后,能源危机将逐渐消退,这应该会在2023年中期促进经济复苏。

  这与德国央行行长Joachim Nage此前表态类似,其称,虽然经济产出最初可能会萎缩,但我们预计经济将从2023年下半年开始逐渐复苏。德国央行也对市场释放出了一定信心,强调尽管面临能源危机,但预计德国在这个冬季不会出现严重的经济衰退。

  而在明明看来,随着供应链限制正在减缓并且能源成本有所下行,德国制造业出现向好迹象,德国今年将陆续实施政府援助,有助于缓解个人以及企业的成本压力。但由于俄乌冲突的不确定性、通胀的粘性以及高利率对经济的滞后影响将逐步显现,今年德国经济仍存在较高的衰退风险。

德国2022年11月进出口贸易额环比均出现下降

FXOpen 值得信赖的交易合作伙伴,最安全最好的交易平台,点差从 0.0 点起,指数差价合约零佣金。新年优惠

稳健投资与好平台 财富自由不是梦
FXOpen 现在可以从Google play 安装

快速 安全的投资平台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