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open

上海

中国办公室地点

+86 131 8404 9895

24/7 客户服务


博道基金莫泰山:投资不用争分夺秒,在高波动市场感受

财经4月29日讯(记者 沈述红)今年以来的剧烈震荡,焦虑中参杂着担忧。如何在短期扰动下保持耐心,坚守长期主义,成为了投资者面临的重要课题。

在4月29日举办的第12届巴菲特股东大会暨中国投资人峰会上,博道基金董事长、投委会主席莫泰山谈到,长期投资有五个关键词:长期、优质、安全边际、信任和耐心。面对最近市场调整和基金净值下跌,他表示做到“长期”需要将投资的期限放长一点,同时要学会“慢思考”,有概率思维、逆向思维、长期思维,有助于我们把投资做得更好。

莫泰山还指出,我们一直生长在不确定的世界里,投资和经济发展永远面临不确定性,尤其是短期的不确定性,因此要在不确定中去寻找确定。一些短期看起来是风险的东西,长期未必,因此要去追求长期的确定性。

记者精选了莫泰山在峰会的部分演讲金句和观点,以飨读者。

1、上市公司盈利增长是投资获取回报的最主要来源,但上市公司业绩增长是慢变量,因此我们需要一个耐心等待上市公司创造利润的过程。

2、慢思考,就是先问自己,我过往有没有很成功地在高点卖出,然后在低点又成功地买进来?这么做我成功的概率是多少?我的成功的记录是怎么样的?再追问一个问题,如果我不看,过三年或者更长一点时间再看,从过往的历史数据上来看,是否支持可以得到一个相对好的结果?

3、如果当下很难预测未来,那我们可以试图看一下更大的局。

4、投资要和企业一起创造价值,我们需要一点企业家精神,在我们自己的能力圈内,去承担风险、追求收益。

5、在越来越不确定的世界里,仅仅厌恶风险是不够的,我们可以要求更高的风险溢价和足够的安全边际。对投资而言,最具有安全边际的东西有两个:一是优秀企业代表的优质资产,二就是价值投资思维。

6、价值投资者是真正的乐观主义者,他们相信这个世界最终会变得更好,而且这个世界的发展确实是由乐观者来推动的。面对不确定,包括当下,我们需要更多的乐观主义精神。

资本市场要有活力,根本在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主持人:您是中国基金行业的第一批从业人员,也见证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快速发展。近些年资本市场改革持续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进一步提速。请问莫总如何看待中国资本市场在制度层面的改变?以及在更为完善的制度背景下,中国资本市场会迎来哪些变化?

莫泰山:我觉得这几年资本市场如果说制度层面的变化,应该说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注册制。准确一点描述应该叫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后来又推行到创业板也在推注册制,按照这个规划可能主板也要实行。大家一听注册制特别容易理解成上市变简单了,审批变少了,不用审批了,把这个意义归结到这里。我觉得最大的变化还不在这里,但是这也是意义之一。 我觉得最大的变化就是通过设立科创板并实行注册制,上市本身的条件变得更加包容了。

比如说,原来有一些企业,要求一定要盈利才能上市,现在科创板有好几套上市的标准,有一些你现在还没有盈利的,但是未来的前景很好,或者说你收入的指标等等都符合的话,你又属于我们科技创新需要突破的重点环节的话,很多这些企业可以来融资、上市,在它最需要资金的时候,得到资金的支持,未来也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发展。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

因为归根到底,我们资本市场要有活力的话,最根本的还是需要有上市公司的质量有提高。资本市场通过更包容的措施,其实是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资本市场通过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包括融资,包括更好地定价、更强制化的信息披露、更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等等这些,提高了上市公司的质量,我觉得对所有的参与者都是多赢。无论是对投资者有更高质量的上市公司可以投资,中介机构,监管者来说是营造了更好的生态,是多赢的局面,这种多赢的局面希望未来能够更好地良性发展下去。

另外一点,这个是一个期望。注册制的实施,上市条件更加包容,我们看到在科创板企业发行上市,是不愁新股发行不出去的,或者说新股发行很受欢迎,我们去看发行的定价估值也是相对比较高的,我们资本市场上的投资人,对这些发行上市的新股,是比较慷慨的。

换句话说,这些来上市融资的企业它的融资成本是比较低的,我们希望这些企业能够通过拿到急需的资金,拿到投资人的这份信任,拿到比较低的融资成本,能够持续地发展,真正地提高公司的质量,能够回馈资本市场对投资人的信任。

兴证全球副总经理谢治宇:估值巨大波动导致整体收益率波动,获得长期又超额收益难度非常大

Fxopen 值得信赖的交易合作伙伴,最安全和最好的交易条件,点差从 0.0 点起,低佣金和超快速执行。新年优惠

长期投资的五大关键词

主持人:您是坚定的长期主义者,您曾说长期投资不仅需要慢思考,也需要慢下来见证伟大,等待复利,让自己适时慢下来就变成了一种重要的能力,想请莫总分享一下,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如何在高波动的A股市场感受到”慢投资”,做到“慢慢变富”?

莫泰山:慢慢变富这几个字是巴菲特的原创,所以我们在今天这个论坛谈论这几个字还是挺有意义的,向他致敬。我们公司也有一个投资人服务的品牌活动,叫“慢富道”,倡导长期投资理念的,今天让我们来谈论这个话题,我们觉得很有意义。

在差不多一年前,我们慢富道活动一周年的时候,我在某一个场合就我们所认为的慢慢变富的内涵做过一个讲座。当时讲慢慢变富,讲长期投资,我认为有五个关键词:长期、优质、安全边际、信任和耐心。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不可能一一展开来讲。我捡两个来讲。

第一个是长期,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高波动确实是对长期投资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大家都会听说过长期投资有优势,应该做长期投资,也会很多人拿出巴菲特的例子,1957年开始到2018年涨了77万倍,它的投资收益率。1957年给他1万块钱,现在是77亿,是非常惊人的。远的不讲,就讲公募基金权益产品作为一个整体,在过去的将近20年的时间,自有开放式基金以来,根据我们基金业协会统计数据,其实平均增长了将近20倍。从那个时候年化收益率算起,这个数字也还是相当不错的。

事后看都很好,为什么这么难坚持?长期投资这么难坚持?“高波动”就解释了非常大的原因。在牛市的时候,大家有很多吸引人的故事,熊市的时候有很多悲观的理由。所以就让长期投资非常难以坚持。哪怕是我们刚才讲的巴菲特这么多年77万倍,大家记得2000年的时候,他也备受质疑,他那个时候是“股神”了,哪怕是这样也备受质疑,质疑他落后于时代,错过了科技创新的时代。确实发现这个很难,建立长期的信任是很难的事情。公募基金群体也是一样。回过头看总体业绩增长还是相当不错的,但是这期间的冲击和考验还是很多的。最近我们又在经历着同样的考验,最近市场的调整,资金净值的下跌,我想投资人也会有很多的疑问,甚至是质疑。

确实长期投资是有点难坚持的,很难坚持,知易行难。怎么做呢?第一个关键词就是长期。把你投资的期限放长一点。投资是不用争分夺秒的,你不用看秒钟,不用看分钟,也不用看时钟,也不用看日历,你把比较闲的钱设定三到五年的期限,如果能有十年更好,这样你的心态就会平一点。

另外一个就是涉及长期投资涉及慢思考。快思考、慢思考,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卡尼曼出了一本书叫《思考,快与慢》,快思考就是希望迅速得到答案的,比如说碰到不明确的情况,36计走为上策,赶紧跑,躲避风险,这个也是人类的本能,这个也是很有用的本能。对于投资来讲,我们是有时间来慢思考的,我们不是说就是把时间拖长了就可以。慢思考里面有几个特性。

举一个例子来讲,当市场开始下跌,或者下跌一段时间的时候,你就会不由自主地想,我是不是先卖了再说?卖了等它更低的时候再买进来,这可能是一种快思考。慢思考,就是先问一下自己,我过往有没有很成功地在高点卖出,然后在低点又成功地买进来?这么做我成功的概率是多少?我的成功的记录是怎么样的?

这个问题其实是概率的思维,我这么做,多大概率我能成功?这是第一种思维。

还有就是我们把它放长期一点。市场下跌确实难受,很多人也知道可能现在卖,不一定正确,但是卖完了就舒服了,否则每天还要去看。

再追问一个问题,那我不看,过三年或者更长一点时间再看。从过往的历史数据上来看,是否支持可以得到一个相对好的结果?历史数据其实是支持的,这个其实也是给自己一个长期的思维。

所以我觉得我们有这个慢思考,有概率的思维、逆向的思维、长期的思维,有助于我们把投资做得更好一点,有助于我们慢慢变富。

这个涉及到第二个关键词是耐心。

所谓的耐心,我们投资最大一部分分享的还是上市公司所创造的回报。长期来看,我们股价的增长受益于上市公司的盈利增长。上市公司盈利增长是我们获取回报的最主要来源。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是着眼于分享上市公司的业绩增长,我们就会知道上市公司业绩增长,它其实也是一个慢变量,不是一夜之间就暴富的,是公司的全体员工一砖一瓦积累起来的,也是日积月累的。有这个思维,就会让我们变得更耐心,市场可能是剧烈波动的,上市公司的盈利增长,总体来说是稳健的,至少我们可以挑这些稳健的,这样我们就可以有耐心等待上市公司利润创造的过程。

这个里面举一个例子。以腾讯作为例子,当年创业的时候,曾经很缺钱,曾经想300万元就把QQ给卖了,结果没人买。第二次是它早期的投资人,包括李泽锴、IDG,就把它占了20%的股权卖了,当时卖了几千万美元,当时看是很成功的一笔投资了。去年坚持到最后的股东卖了3%的股权,1000亿。我们用耐心来见证伟大,对于有些优秀公司来说,我们通过耐心,我们有可能等到一个更好的结果。

在不确定中寻求确定 要有乐观主义精神

主持人:世界充满风险,战争、传染病、经济金融危机,都对投资影响巨大,我们如何来应对这些风险,我们能够保卫我们的投资果实吗?

莫泰山:题目很难回答,我也没有一个最现成的答案,或者说很多问题我们还在实践中不断地摸索,随着我们的摸索,我们体验更加丰富,可能答案会更加丰满一点。

第一个,是我们一直生长在不确定的世界里。以我们中国经济为例,现在回过头来看过去三四十年是高速增长,回顾的话,有人用超级周期来形容。但是其实我们在座的都是亲历者,我们知道这中间有很多挑战。 2000年左右的时候很多的外资谈论“中国崩溃论”。2008年的时候,我们一起经历一场罕见的全球金融危机,那一年我们还和刘蔓总一起去美国考察到底这个危机怎么演变。这些我们都经历了。哪怕我们回过头来看一个超级周期里,我们也要经历这些东西。这是第一个。我们投资也好,我们经济发展也好,永远面临不确定性,尤其是短期的不确定性。

第二个,基于经济、投资,总要面临一些不确定性,我就想起芒格那句话,叫“宏观是我们需要承受的,微观才是我们需要有所作为的地方。”

什么叫“微观才是我们需要有所作为的地方”?可能一个思维就是,从不确定中去寻找确定。企业家这个群体有一个词叫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应该说在真正演绎或者是诠释,什么叫“从不确定中寻找确定”。企业家精神是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敢于冒自己愿意承担的风险,实现自己的理想。投资是要和企业一起创造价值,我们需要一点企业家精神,在我们自己的能力圈内,去承担风险,去追求收益。一些短期看起来是风险的东西,长期未必。我们去追求长期的确定性。

第三个,彼得林奇还有一句话,当下看不清楚的时候,我们试图看一个更大的局。这就是回答您讲的战争、传染病等等这些,因为我们都没有能力,当下很难预测未来,那么我们试图看一下更大的局,比如说局部的地缘冲突,我们看更大的局,我们认为和平和发展,至少目前看还是世界的主流。局部的冲突,打打停停,应该不会对我们造成持续的困扰。传染病我就更没有专业知识了,我也没有专门的研究,如果试图从一个事物一般的发展规律去理解,一般一开始来势汹汹的东西,或者一开始破坏性比较强的东西,古人有个词句叫:“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这可能是它演变的规律,而且以我们现在的医疗技术水平,我觉得对于一个流行三年以后的东西,其实人类在掌握越来越多的主动。我个人是相信在不用太久的将来,我们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段我前不久看到的一个欧洲常青树基金经理说的话,我觉得用在现在比较贴切。“在我们发展过程中所有的好事,包括经济增长、预期寿命增加,发达国家重新造林,不平等现象减少,切实消除饥饿等,都不是由任何人计划的,而是我们一起实现了它们。过程缓慢但没有停止。但人们对此不感兴趣,我们只想知道战争、革命、凶杀等事件。通常这些事件的主角比发展积极事态的主角明确得多。”这是他的话。什么意思呢?除了吸引我们眼球的这些事,世界上人们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致力于建设更加美好的生活,但这些往往会被我们忽视掉。

最后总结来讲,可能我们确实生活在一个“乌卡时代”,更加不确定、更加模糊。这种时代下,有时候会让人悲观,至少让大家厌恶风险,厌恶风险也是进化的本能,让人类能够生存下来。但是在越来越不确定的世界里,仅仅厌恶风险是不够的,我们可以要求更高的风险溢价,我们可以要求足够的安全边际,对于投资来讲,最具有安全边际的东西有两个:一个是优秀企业代表的优质资产,一个就是价值投资思维。价值投资者是真正的乐观主义者,他们相信这个世界最终会变得更好,而且这个世界的发展确实是由乐观者来推动的。面对不确定的时候,包括我们当下,是需要更多的乐观主义精神。

阿维塔估值提升致长安汽车一季度净利增逾400% 拟年底前完成A轮融资

Fxopen 值得信赖的交易合作伙伴,最安全和最好的交易条件,点差从 0.0 点起,低佣金和超快速执行。新年优惠

稳健投资与好平台 财富自由不是梦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