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open

上海

中国办公室地点

+86 131 8404 9895

24/7 客户服务

眼下,全球聚焦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周五的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上讲话,寻找有关缩减购债的信号。美联储最新的会议纪要称,多数委员认为今年可能适合缩减购债。

随着就业市场的稳步复苏,再加上通胀高企,美联储势必需要考虑逐渐收回超大规模流动性。为了避免2013年的缩减恐慌,近日以来,美联储的地方官员们也在陆续向市场吹风……

无论鲍威尔是否会释放缩减购债信号,这一次,亚洲新兴市场的经济体们已经为缩减购债做了更好的准备!

彭博社指出,东南亚债券和外汇交易商对美联储可能缩减刺激规模的担忧可以减轻,因为他们的市场这次能够更好地抵御外部冲击。

如果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周在杰克逊霍尔的研讨会上暗示将缩减债券购买规模,庞大的外汇储备和被低估的货币可能会保护该地区的市场不受抛售的影响。

尽管人们持谨慎态度,但分析师预计2013年美联储突然宣布退出刺激计划的“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不会重演。

“部分由于2013年的缩减恐慌,东南亚各国央行现在有更好的外汇储备缓冲,”瑞穗银行(Mizuho Bank Ltd.)驻新加坡的经济和策略主管维拉坦(Vishnu Varathan)说。

“这一次,美国国债曲线的陡峭程度似乎要低得多,这可能与资本逃离新兴亚洲的压力减少有关。”

以下四点也说明了东南亚固定收益市场的弹性:

1、被低估的货币

大多数东南亚货币被低估,这降低了市场转向避险时大量外国资金外流的风险。泰铢的实际有效汇率比五年平均水平低5%。在“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之前,欧元相对于其五年平均值被高估了11%。菲律宾比索的REER显示,它被高估了,但幅度小于2013年。

2、国债利差缓冲

印尼和马来西亚10年期公债与同期美国公债的7日平均利差分别约为500和200个基点,较2013年6月时有所扩大。利差扩大预计将使债券免受美国国债收益率可能回升的影响。泰国的息差缓冲是最低的,但当局周三表示,由于外债水平较低和外汇储备较高,该国债券的风险敞口较小。

3、巨额外汇储备

印尼、泰国和菲律宾的外汇储备绝对值较2013年5月的水平有所上升。泰国将于周五公布其每周外汇储备数据。当避险情绪促使全球基金撤出地区市场时,增加外汇储备可以让各国央行卖出更多美元以支撑本币。

自2013年“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以来,印尼市场在东南亚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美国国债暴跌导致该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225个基点,而印尼盾暴跌11%。

4、有利的仓位

与泰国和马来西亚相比,印尼债券目前的海外仓位最少,过去12个月的资金流出量比5年平均水平低0.4个标准差。相比之下,在2019年底,同一指标比五年平均值高出1.2个标准差。

这次更轻的仓位可能会减少在抛售时流出的风险。另一方面,大量外资流入马来西亚债券,使其相对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