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open

上海

中国办公室地点

+86 131 8404 9895

24/7 客户服务

数据分析公司VandaTrack的报告显示出,散户投资者趁着恒大债务危机,本周初对美股投入19.3亿美元,创下新冠疫情以来的第四大买超日。散户买入主要是集中在标准普尔500指数ETF(SPY)与Invesco纳斯达克指数100指数ETF(QQQ),坚守投资策略不变。

恒大负债目前已经突破3000亿美元门槛,被认为是全球最多负债的房地产开发商,由于美国大型银行多年来试图在中国站稳脚跟,因此恒大违约风险使市场格外关注全球金融体系,以及总体经济是否将受到影响。

VandaTrack报告中提到,这两档ETF本周初的总流入量达到3.37亿美元,显现出散户投资者倾向于在股票下跌时买进,并且相信股票将继续上涨。相反地,机构投资者却因着担忧恒大债务危机濒临违约,而持续抛售手头上的股票。

报告补充,散户买超美国银行类股,意味着恒大危机成为焦点,机构投资者则正在抛售。散户投资者也卖超美国航空类股,这意味着机构投资者买超,为经济重启类股建立部位。

摩根士丹利市场分析师Marko Kolanovic建议,投资者应将恒大债务危机出现的抛售,作为其布局的买入机会。他提到,美国股市在本周初大跌,是市场反应过度,再加上流动性环境差,因此引发技术性卖压。他预期,受惠于新冠疫情趋缓,以及企业第三季获利展望乐观,美国股市有望出现反弹。

就在本周初,素有华尔街“女股神”称号的方舟投资创始人伍德(Cathie Wood)也趁着下跌机会,买入404020股Robinhood股票,以及96251股Coinbase股票。这两家公司的股价在当日均下跌超过5%。

如果是按照本周初的收盘价来计算,伍德总计买入价值2280万美元的Coinbase股票,以及价值1640万美元的Robinhood股票。

金融业也持续表态,花旗集团新闻发言人Danielle Romero-Apsilos表示,该行对恒大集团的间接曝险很小,而且并未对该集团有过度业务依赖。花旗第二季的海外业务收入高于北美业务,其中中国总曝险,较去年同期略增至198亿美元,但这仅占公司信贷总额的1.1%。花旗表示,该集团在中国的信贷组合主要集中在国营与跨国企业,而且多年来亏损水平较低。

债务研究机构CreditSights报告也显示,恒大的主要银行债权人并未包含任何一家美国上市银行。分析师Jesse Rosenthal表示,高盛和摩根士丹利虽然出现在债权人名单中,但主要通过资产管理部门,且仅为少量美元债务,整体美国银行业对恒大的曝险几近于零。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欧(Ray Dalio)受访时提到,近期中国房地产领头羊恒大的危机是完全可以控制的。他在出席2021年格林威治经济论坛时表示,雷曼时刻对整个金融系统造成普遍的结构性伤害,后来美国财政部开始举债,美联储实施量化宽松才得以修正,但恒大集团并不是像雷曼那样颠覆性的事件。

达里欧推断,恒大债务危机不会蔓延至广泛的金融领域,对中国政府来说,恒大负债超过3000亿美元是完全可控的,中国应该已经有因应恒大违约危机的计划,因为他们知道问题即将到来。他进一步解释,对世界各国而言,基本经济学就是,如果债务问题是由本国货币所造成的,那就能通过达成协议来解决。

稳健投资与好平台 财富自由不是梦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