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open

上海

中国办公室地点

+86 131 8404 9895

24/7 客户服务

据乐活网周一(9月20日)援引CBC报道,本次加拿大联邦大选民众对全民基本生活收入的关注再度增加,大家都在密切注意着各个政党对该政策的看法与倾向。

据报道,当联邦政府去年启动加拿大紧急福利金(CERB)时,曾引起人们怀疑它是否是一个长久之计,能帮助陷入困境的加拿大人摆脱贫困。

虽然这是一个临时项目,但CERB为许多人提供了一个感受的机会,有些人想,如果国家能够在疫情期间帮助创造一个应急的基本工资,那为何要止步于此呢?

加拿大居民米尼·雅克(Mini Jacques)和许多人联系了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希望了解各党派在本次选举中对基本收入的立场。

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基本生活工资方面,似乎没有一个公平对待的环境。 政府的意思是,CERB是为人们基本生存而提供2000元,然而残疾人保障却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提高了。

雅克是盲人,一直依靠安大略残疾人支持计划(ODSP)获得收入。她的租金是每月1022元,通过ODSP获得的收入是1169元。这样她每个月只剩下147元来支付剩余的生活必需品。为了补贴这些福利,她做兼职工作,但如果她每月兼职收入超过200元,那么超过200元的收入中有一半将从她的收入补助中扣除。

如今她的房租在上涨,她担心补助金却不会以同样的速度增长。她今年61岁了,却还在朋友和家人的帮助下生活。因此她希望政府建立一个基本收入计划,为所有需要帮助的人设定相同的收入标准——无论你是失业者、残疾人,还是有工作但收入不足以维持在贫困线以上的人,都一视同仁。

什么是基本收入?

基本收入与收入支援、福利等其他项目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简单来说,它是一种无条件的定期付款,由政府发送给家庭和个人。

根据2019年加拿大的收入调查,加拿大约有37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加拿大统计局认为,如果人们的收入不足以支付当地的食品、衣服、鞋类、交通和住所等必需品的费用,他们就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现在,苦苦挣扎的加拿大人可以通过联邦和省市的项目获得帮助支持。

温尼伯马尼托巴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健康科学系教授、健康经济学家伊芙琳·福洛伊(Evelyn Forget)表示,基本收入计划将取代许多这类计划,理想情况下还会减少许多令人困惑的制度要求。

《加拿大人的基本收入:从COVID-19紧急情况到所有人的金融安全》(Basic Income for Canadians: from the COVID-19 emergency to financial security for all)一书的作者Evelyn Forget坚信基本收入能带来好处。

她解释说基本收入有两种类型:

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简称UBI)

是指一个社会中的每个人——无论贫富,每月都能拿到等额的支票。在年底,政府会利用税收系统来平衡收支,并从那些最终并不需要基本收入的高收入者那里收回多余的现金。

保证基本收入(GBI)

这是一种以收入为条件的制度,意味着该款项每月只向收入较低的家庭和个人支付。事实上,CERB计划并不属于基本收入,因为要求在去年至少赚了5000元的加拿大人才有资格领取。

由于加拿大各地的生活成本各不相同,没有单一的收入水平可以定义贫困。但一般来说,倡导人士讨论的是将18岁至64岁单身人士的基本收入保障设定在每年2万元左右。

基本收入在哪里进行测试,效果如何?

目前包括西班牙、纳米比亚、巴西和伊朗在内的世界各国,都有对基本收入进行了试验,主要是通过试点项目和试运行。

在加拿大曼尼托巴省从1974年到1978年,曾在多芬的农村社区开展了一个名为Mincome的试点项目。这个想法是为了测试无附加条件的工资是否真的会通过增加穷人收入来帮助他们,还是最终阻止他们参与工作。

Forget在研究了该项目的结果后发现,参与者去继续接受教育的可能性更高。

她表示,在大多数情况下,基本收入不会阻碍人们参与工作。研究中发现,工作时间较短的群体之一是20世纪70年代该省的新妈妈们,她们只享有几周的育婴假。

另一组因基本收入而失去工作动力的是年轻的单身男性。Forget发现,这些十几岁的年轻人不太可能工作的原因是,基本收入保障了他们的家庭有能力让他们继续上学。因此他们无需辍学去挣工资,而是拿到了高中文凭。

因此她认为,基本收入背后的基本理念是可靠的。因为无条件的金钱可以让人们对自己的生活做出选择,让他们对如何生活做出更好的决定,并带来更好的结果。

最近,安大略省在2017年推出了一个基本收入试点项目。近4000人参加了该计划,该计划原定持续三年,但在道格·福特(Doug Ford)政府当选后被提前取消。他们认为这个项目太贵了。

加拿大议会预算官员在2021年的一份报告中发现,如果联邦政府建立一个类似安大略省的国家基本收入计划,2021-2022年将花费850亿美元左右,但贫困率将降低近一半。但Forget认为,大部分成本可以通过各种可退还的税收抵免。但简化的过程总是更便宜也更有效率。

缺点是什么?

2018年,卑诗省政府邀请专家小组研究该省基本收入的可行性。结果报告发现,该地区人们的需求太多样化了,不能简单地用政府的支票来有效解决。

小组主席、劳动经济学家、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温哥华经济学院教授大卫·格林(David Green)表示,更好的解决方案是改革现有的项目。

格林认为,如果我们的问题真的是一种复杂的贫困问题,涉及我们如何建立一个更加公正的社会,那么寄给人们一张支票并希望他们能做得更好并不能解决问题。

格林认为,最好是正面解决问题,也就是针对恶劣的工作条件和低工资,改革残疾援助计划,并增加租金援助。

不过,也有人认为基本收入是加拿大的正确解决方案。

失踪和被谋杀的原住民女性国家调查最终报告中有两项呼吁正义,称加拿大应该为所有人建立有保障的可生活收入。

与经济学家一样,加拿大的主要政党在基本收入问题上也存在分歧,而且还没有一个政党承诺全民基本收入。

以下是他们的立场:

绿党表示: 希望致力于建立一个保障生活收入的项目。表示,联邦政府将在全国范围内提供初步的基本补贴,一个政府间机构将决定和管理必要的补充数额。

新民主党表示: 将努力扩大所有收入保障项目,确保加拿大的每个人都能获得有保障的基本收入。首先要让老年人和残疾人摆脱贫困,然后在此基础上为所有人建立基本收入。

自由党表示:没有基本收入的承诺,但党内对基本收入计划大力支持。

达文波特的自由党议员朱莉·泽罗维茨(Julie Dzerowicz)提出了一项法案,要求在2021年制定一项国家基本收入战略。

保守党,魁人政团和加拿大人民党均表示,没有基本收入的承诺。所以,大选后,无论什么结果,短时间内,加拿大都不会实行全民基本收入。

所以对于全民基本收入,你是怎么看呢?你们认为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稳健投资与好平台 财富自由不是梦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