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open

上海

中国办公室地点

+86 131 8404 9895

24/7 客户服务

据《金融时报》周三(9月22日)报道,像美国银行或摩根大通这样的银行CEO,平均任期通常是标准普尔500指数中的公司CEO的两倍。

2013年,当时正值布莱恩-莫伊尼汉(Brian Moynihan)位任美国银行(BofA)的首席执行官的第四个年头,他成为第一位拒绝接受耶鲁大学“领导力传奇”奖的首席执行官,他说这个奖项在他的任期内还为时尚早。最终莫伊尼汉在2018年接受了这个奖项。61岁的莫伊尼汉显然认为在美国银行还有很多工作要做。9月他表示,他打算留到2030年,与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一起寻求至少20年的首席执行官任期。摩根士丹利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戈尔曼(James Gorman)也表示,希望继续留在他自2010年以来领导的公司,至少再干三年。

在过去十年中,美国大型银行的首席执行官们很少下台的,除非他们被迫辞职。例如,富国银行(Wells Fargo)的一桩欺诈性销售丑闻使其两位首席执行官被迫辞职,而迈克尔-科巴特(Michael Corbat)则在富国银行搞砸了一笔贷款的支付,导致数百万美元的监管罚款、法律费用和运营损失后提前退休。

只有高盛的劳埃德-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在担任高层职务12年后,于2018年传任给大卫-所罗门(David Solomon)时,决定主动离开。他告诉《金融时报》,选择合适的时机离开可能是一个挑战。布兰克费恩说:“当事情进展顺利时,你不想离开,但当事情进展不顺利时,你觉得你不能离开,你必须要有自己的准则,在不想离开的时候离开。”

漫长的任期有其明显的优势,这些银行往往被视为大到难以管理,在职超过十年的银行CEO积累了管理庞大机构所需的知识。上一次金融危机引发了一波兼并浪潮,创造了拥有从财富管理、零售抵押贷款到投资银行和交易等广泛业务的巨型银行。

公司治理集团(ISS)的美国研究主管马克-戈德斯坦(Marc Goldstein)说:“今天经营一家银行与2007年经营一家银行完全不同。除了需要广泛的业务专长外,过去十年来,顶级银行业的工作已变得越来越政治化。”银行首席执行官们经常被拉到国会作证,并被要求花很大一部分时间来处理复杂的、不断变化的金融法规。他们还经常被媒体要求对全球经济发表意见。

Goldstein补充说:“在危机中,银行首席执行官的部分工作是加强投资者信心,防止市场恐慌。因此,有一个经历过几次危机的人,能够散发出这种平静的空气。这可能会有好处。”

但是,金融业长任期的一个缺点是,首席执行官队伍不够多元化。就管理层多元化而言,华尔街已经落后于其他美国公司。简-弗雷泽(Jane Fraser)今年早些时候成为花旗银行的CEO,她是第一位管理美国主要银行的女性,打破银行业女性的“天花板”。银行已经试图通过增加更多女性到中低管理层,以弥补大银行高层管理人员多样性的不足。今年美国银行和摩根大通的改组就证明了这一点,这些改组将更多的责任交给女性主管。

金融业长任期的另一个缺点是,雄心勃勃的高管可能会对继任竞赛感到厌倦,并决定离开公司到其他地方担任高级职务,或者当他们想取代现任首席执行官的愿望变得过于明显时,冒着与现任首席执行官决裂的风险。摩根大通的高管层,一连串潜在的接班人已经离开,跳槽到其他金融机构。例如,现在在巴克莱银行工作的Jes Staley曾被推举为候选人,渣打银行的Bill Winters和进入私募股权行业的Matt Zames也是如此。

莫伊尼汉打算在美国银行工作到2030年,这是在他的首席运营官汤姆-蒙塔格(Tom Montag)离职后不久宣布的。蒙塔格曾被认为是潜在的未来CEO。但是,现年64岁的蒙塔格,如果他坚持到莫伊尼汉退休,他就已经70多岁了,他可能已经失去了继任的资格。

稳健投资与好平台 财富自由不是梦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