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open

上海

中国办公室地点

+86 131 8404 9895

24/7 客户服务

上海澳大利亚商会(AustCham Shanghai)首席执行官贝德·佩恩(Bede Payne)表示,他期待能帮助澳大利亚人更好了解中国,并发展两国之间的联系。他称,中国留学生是中澳贸易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对澳大利亚出口贸易做出巨大的贡献。而澳大利亚旅游部长表示,该国对中国旅客的需求仍然过高。

当前正面临澳大利亚各大学的毕业季,但鉴于新冠疫情持续蔓延,造成许多中国留学生无法入境澳大利亚,只能在中国国内参与网上毕业典礼。自去年2月起,因中国留学生前往澳大利亚受到阻碍,不少依赖中国留学生的澳大利亚高等院校已经蒙受巨额损失。

贝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中国留学生是中澳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留学生对澳大利亚出口贸易做出巨大的贡献,但是近年来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正在减少,该国贸易也受到不小的冲击。

他补充称,毕业典礼是一个简单的想法,旨在帮助学生庆祝他们在大流行期间取得的成就。他说道:“毕业是一件大事,我们希望确保在中国的澳大利亚社区可以通过某种方式帮助这些学生一起庆祝。学生是中澳贸易和双边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华的澳大利亚企业非常重视这些学生,并且希望与他们合作。”

贝德也就中澳发展提出说法:“我希望帮助澳大利亚人更好地了解中国,并发展两国之间的联系。作为澳大利亚教育的消费者,中国留学生为我们的出口做出了巨大贡献。”

他也提到:“学生是澳大利亚的文化贡献者,当他们返回时,他们是澳大利亚在中国的文化大使。这些学生是未来的商业领袖和企业家,他们将保持和维持支撑贸易关系的关键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根据2020年澳大利亚留学报告显示,中国留学生已经连续在2015年至2020年里,成为澳大利亚国际留学生的最大来源,约占其留学生总人数的35%。

而澳大利亚官方5月最新发布的数据也提到,自2020年3月份以来,该国已经损失近10万名留学生。

截至今年3月份的12个月中,海外学生在澳的支出大幅减少至299亿澳元,相较于2019年至2020年大跌近26%。这也就意味着,澳大利亚由此直接损失近104亿澳元的收入。

澳大利亚旅游部长丹·特汉(Dan Tehan)日前表示,该国与新西兰的泡沫即将重新开放,而太平洋岛屿和新加坡的官员证实,只要病例数与疫苗接种率达到目标,那就会向澳大利亚敞开大门。

他补充称:“美国也非常希望与澳大利亚互通,我们希望与更多国家启动旅游泡泡,但最终将取决于各国如何应对新冠肺炎病毒。我们还将考虑日本、韩国和英国开放旅游泡泡。”

而至于中国方面,特汉也特别强调:“澳大利亚对于中国旅客的需求仍然过高,一旦疫情得到缓解,我们将欢迎中国游客前来澳大利亚,我们希望中国游客的数量恢复到疫情大流行前的水平。”